客服热线:

2022年12月26日江苏南通如皋市如城街道长港村卫生室医务人员医务人员

2023-01-21 15:46:00浏览:216来源:网络整理   
核心摘要:守护村庄:第一次直面新冠的基层医生当村医20年来,韩联丰知道村里老人起得早,他也尽量在6点前到卫生室。”韩联丰也很快接到村委、镇卫生院的通知,开始接诊所有发热病人,不论是否感染新冠。“应开尽开”后,基层医疗机构(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站点、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承担了绝大多数乡村阳性患者的诊治工作。20多年前,他在父亲影响下学医,“父亲是村子的赤脚医生,很受尊敬,村民身体的大小毛病都依靠他”。

守护村庄:第一次面对新冠的基层医生

25.5MB

00:0027:53

编辑·陈晓

双屿街道 双岙村 下岭村_龙口市下丁家镇下木厂村_疫情下的村医:每天接诊三四十人

2022年12月26日,江苏省南通市如皋市汝城街道长岗村卫生室医护人员在会诊时突然“松手”(视觉中国供图)

2022年12月25日早上6点,天还没亮,村医韩连峰就来到了他的诊所。 他打开诊室的灯和空调,调到最高三十度。 60平米的诊室里,阵阵暖风吹来,分为四个诊疗区。 身上的短棉衣他不敢脱。 今年入冬以来,他居住的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某乡镇供暖断断续续,时而昼夜不定。 此时,室外温度低于零。 他戴上眼镜,坐在方桌旁看资料,却暖和不过来。 当了20年村医,韩连峰知道村里老人起床早,他尽量在6点前赶到诊所。

天刚亮,人们就陆续来到诊所打针拿药。 上午11:00左右,一位孤零零的84岁老太,弓着背,颤抖着走进来,要求打退烧针。 与所有患者一样,韩连峰戴着N95口罩和一副橡胶手套给老太婆量体温——发低烧,然后进行抗原检测。 老太太还是第一次做抗原。 棉签插入鼻孔后,泪水从她的右眼角渗出。 得到阳性结果后,韩连峰给她量了血压和心率,询问了她的身体感受。 确定症状没有问题后,他在针剂中加入了一种抗病毒的药物,液体几乎占满了整个注射器,缓缓注入了老者的体内。

六个多小时,韩连峰接待了大约20人,年龄从12岁到84岁不等。 其中以中老年人最多,症状均与发热、感冒有关。 除了前几天来门诊做抗原的部分村民和拒绝做抗原的村民外,其余约10名发热患者均为阳性。 韩连峰叮嘱阳性患者尽量呆在家里,不要过度害怕病毒,有问题随时联系。 早上,他很少有时间坐下来。 累了就弯着小腿到外面抽根烟,一边等着抗原的结果。

就在几天前,韩连峰在看病时找不到“抽烟的时间”。 他告诉本报记者,12月14日至21日是门诊接诊最多的时间。 “最忙的一天,光打针就有近200人,输液就有20多人,门诊量是疫情前的5倍多。” 狭小的诊室和观察室里挤满了人。 抗原检测结果中,“十个八个阳,晚上12点之前还没睡。”

如此忙碌,与他在12月11日接到的一则通知有关。这一天,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发布了关于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通知。农村肺炎。 通知提到,12月底前,乡镇卫生院将开设24小时发热门诊。 “乡镇卫生院向村卫生室发放中药和抗原检测试剂盒,加强对乡村医生的培训,提高乡村医生为高危人群提供抗原检测指导、居家健康监测和对症药物治疗的能力。重症新冠肺炎。” 韩连峰一世也迅速接到村委会和镇卫生院的通知,开始在门诊接待发热患者,不管是否感染新冠。

在韩连峰口中,这叫做“放手”。 他觉得有些“突然”,因为在此之前,新冠还是村医摸不着头脑的病。 他们与疫情最直接相关的工作就是为辖区内的村民做核酸,或者支持其他地方做核酸。 韩连峰与新冠的最近一次接触是在一个月前,当时他所在的村子里查出了一名阳性患者。 韩连峰被列为密切接触者,被带到广平县隔离一周。 当时,阳性病例数正在迅速上升。 在乡镇全员日常核酸检测中,核酸混合出现异常,不少村处于“沉寂”状态。 但在“放手”之前,韩连峰从未与确诊阳性患者有过直接接触,更不用说接诊了。

“放开”后的第三天,50多名发热阳性患者来到了韩连峰的门诊。 从初四到21日,是咨询的高峰期。 “没想到病毒在农村传播的这么快,我根本反应不过来。” 韩连峰告诉本报记者,一开始他是穿着白色的防护服,戴着口罩,但过了两三天,病人就多了起来。 ,他觉得全身防护不好做,索性脱下防护服和口罩,真正面对患者。

其实,比村卫生室早几天“开门”的是乡卫生院。 韩连峰所在镇卫生院主任牛泰告诉本报记者,他12月9日左右到广平县参加了与国家卫健委的电视电话会议。会上,七镇卫生院要求辖区内发热门诊重新开放,不得拒诊。 次日,乡卫生院1名工作人员发烧检测呈阳性,居家隔离。 很快,卫生院的其他工作人员也相继被感染。 12月12日,牛太记得很清楚,“卫生院的四个医生只剩下我一个,护士三个也只剩下一个。那天发烧的病人有一百多个,围着我的桌子等着。打针吃药。

然而,“放手”的诉求仍在增加。 12月1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印发《关于加强农村地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卫生服务工作方案》,提出乡镇卫生院发热门诊中心要“设”“要开”加强退烧止咳止痛药储备,满足农村居民用药需求,村卫生室要做好开药工作并提供后续服务。

“越开越开”后,基层医疗机构(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点、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承担了绝大多数农村阳性患者的诊治工作。 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到2021年底,全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达到97.7万个,其中乡镇卫生院近3.5万个,村卫生室59.9万个。 牛台所在的镇子,就是三万五千个数据之一。 全镇户籍人口3万余人,65岁以上老年人约3600人。

“出院后,村医发挥了最大的分级诊疗作用。” 牛泰说,村里的老人头疼发烧在村里见惯了。 “开点药,十几元就能治好。检查、输液,至少也要一百多元,村卫生室、乡镇卫生院可以减轻村民的负担。” 但这一次,面对快速涌入的病人,基层医生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没有药。

双屿街道 双岙村 下岭村_龙口市下丁家镇下木厂村_疫情下的村医:每天接诊三四十人

2022年10月30日,在河南省安阳市隆安区马头尖镇上下洞村卫生室,一名村医(中)在门诊室为患者诊治。

12月23日下午,牛太的办公室里,不时走进来一位老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空药盒,放在桌上,指定了某药。

“不。” 牛泰看了一眼,是感冒药,“现在还有其他牌子的感冒药,要不要?” 老人点了点头。

“这已经是一个比较好的情况了。” 牛泰告诉本报记者,就在一个多星期前,卫生院连感冒药都没有,只有针剂。 “刚放出来,就有人囤药,拿了三四盒药。我们不知道后续有这么多病人,前两天药就卖光了。”天,再去买,药都进不来了。 牛太表示,“卫生院要拿到药品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在政府医疗体系内成功竞标药企。” 缺药时,工作人员会在全国网络平台上填写药品信息,一两天后,药厂将药品送到卫生院。

平时医院每周二送药,最晚周五到。 但这一次,平台“失灵”了,牛太着急了。 他给平台上的几家药企打了电话,得到的答复都是“没药”。 “按照规定,我们不能联系平台外的其他药企,这次我们特别被动。”

韩连峰所在的村卫生室也在同一个网络平台下单。 过去,药企送药到镇卫生院,村医去取。 而这一次,韩连峰在“放手”后的第三天,将库存的退烧药——20盒布洛芬颗粒剂和1000粒对乙酰氨基酚片——全部售罄。 其中,2019年底疫情前仍有1000种退烧药库存。

近三年,因应对疫情药品管控,全国村卫生室、乡镇卫生院禁售退烧药、止咳药、抗生素、抗病毒药四类药品。 这四类药品和慢病药品在基层医疗机构的销售中占比最大。 “感冒发烧、头痛、脑热、慢性心脑血管病是最常见的老百姓,我们村医也治不了更多的病,但近三年,四类药的销量却没有“被允许了。村民一旦发烧,就得坐救护车去县医院。” 韩连峰说,疫情前,他的诊所每天接诊40至50名患者,其中大部分是感冒发烧。 布洛芬这种退烧药,他每个月都会囤两次,每次至少有七八十盒。 疫情过后,有时一天的病人连10个都不到。 他也不再从该平台进口四种药物。

转折点发生在今年夏天。 韩连峰所在乡镇的村卫生室,只要抗原和核酸结果均为阴性,就可以接收发热阴性的患者。 “去县医院做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就给我挂号,只要是阴性,我就可以拿药。” 他又开始采购退烧药,但数量并不多。 购买量是根据访问量估算的。 “我每天顶多见一两个发烧的病人,有时一个星期也见不到一个。以布洛芬为例,我每个月囤一次,每次大概10盒左右。”

突然“放手”之后,韩连峰面临着从医20年从未遇到过的难题——缺药。 缺货后,他想再次到全国网络平台申请药品,却发现无法打开页面登录。 王若禹是邯郸市一家医药企业的员工。 她告诉本报记者,12月中旬左右是药企最忙的时候,主要是产能不足。 “医药员工、仓库员工、物流员工几乎都没有晒到太阳,100个人里面只有两三个人能上班,系统不行。”

在没药的年代,韩连峰剩下的医疗手段就是打针和输液。 他曾经尽可能少地给病人输液。 一是价格贵,四十到五十元一瓶,注射剂或者口服药只要十几块钱。 二是输液时间长,对老年人有风险。 然而,第三天储备用完后,他只能给饮食有问题的老人打输液和补充营养。

幸运的是,有在基层医疗系统工作多年的接触者。 韩连峰认识几个药企的熟人。 12月14日,他联系了全国平台以外的两家药企,布洛芬颗粒的价格直接翻了一倍多,从6元涨到13元。 针剂药原先5元左右,涨到15元。 但“再贵也得买,不然老百姓吃不起药。我是小顾客,每次只能拿到几千元的药。有一次去了到了县城,对方只有6盒布洛芬,你要不要?不要就给别人吧。

在病人激增的那一周,韩连峰每天都在午饭时间开车到县城取药。 回到诊所后,将布洛芬拆开包装进行零售。 一个病人有两个袋子,每个袋子1.2元,只赚一毛钱。 这几天,有村民向他抱怨药价高,“我跟他们解释了原因,如果你去镇上的私人药房,价格只会更贵。” 他说,他唯一的“先见之明”是意识到“开放”后抗原检测会变得更常规,于是他立即从同学那里买了50盒抗原,每盒25盒,然后有机会免费赠送稍后对患者进行测试。 在乡镇卫生院和附近的其他村卫生室,记者看到,没有提供抗原给患者检测,也没有患者主动索要抗原。 “就当发烧吧。”一位村医说。

疫情下的村医:每天接诊三四十人_龙口市下丁家镇下木厂村_双屿街道 双岙村 下岭村

2022年12月21日,安徽省淮南县寿县沿口镇姜黄村卫生室村医(右)(右)为村里老人进行健康跟踪义诊,并提供健康为附近农村居民提供服务(陈斌摄/人民视野供图)人手紧缺

2022年12月23日下午,牛泰告诉本报记者,他感觉镇上第一波发热患者已经过去了。 一是门诊量下降到每天四十、五十人,接近疫情前的正常人数。 二是卫生院开始进口一些普通感冒药,感染新冠的员工逐渐康复,可以上班了。 他估计,在他的医疗中心服务的该镇 20,000 多名永久居民中,约有 70% 在第一个高峰期间被感染。

办公室里,坐在牛太对面的,是当天刚上班的员工小刘。 她是一名今年刚毕业的医学院校学生。 通过“三支一”(支教、支农、支医、扶贫),她在乡卫生院支医两年了。 她感染新冠已经第五天了。 她在工位上一直咳嗽,嗓子沙哑,说不出话来。 牛泰说,医院30名员工中,已经有一半以上开始复工。 之前最惨的时候,他晚上找不到医护人员上班,就睡在值班办公室隔壁的小房间里。 他听到的更糟糕的情况是,隔壁的几个乡镇卫生院因医护人员感染被迫关闭。

牛泰自己也被感染,发烧了一天,但症状轻微,也没有休息。 这一次“放手”,除了缺药,他又一次感到基层医疗机构“没人”。

以他所在的镇卫生院为例,员工30人,除去后勤、行政等岗位,只有4名医生和3名护士。 护士负责打针、输液,还要照顾十几个住院病人,平日忙不过来。 12月12日,发烧的病人太多,牛泰只好亲自给病人打针。 此外,整个医院只有一名保洁员,直到12月26日才复工,卫生间里堆满了纸巾。 本来,镇卫生院旁边就有一个核酸亭,“放开”后也提供核酸检测服务,但在大量员工感染后,核酸亭也被关闭。 为此,卫生所还被一位想做核酸的村民投诉。

12月15日,国家卫健委宣布,将增加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人力,通过近5年派人支援基层二三级医院、招收离退休人员等措施,缓解基层抗疫压力。 但在牛太看来,这些措施很难落实。 “县里的二三级医院也常年缺人手,这次放开防疫,他们也是大面积感染,根本帮不了我们。至于离退休人员,据我了解,基本都是县医院或者更大的医院收的,医院重新聘请就走了。

牛太非常赞同一年一度的“三支一扶”工程,“输送人才下基层”。 但两年的医疗保障期结束后,很少有年轻人选择留在小镇。 他算了算,自2008年立项以来,乡卫生院接触了近30名毕业生,留医的只有4人。 其中一位是牛泰的亲属,经劝说后留在了卫生院。

“我们的待遇太低了。” 牛太认为,这是基层医疗机构留不住人才的主要原因。 广平县主要从事农业开发。 2017年实现脱贫。 县城周围几乎没有工厂。 “几十年来,我们实行的是自营模式,简单来说就是企业化运作。” 牛泰说,基层医生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每年对农村公共卫生服务的补助。 包括疫苗接种、儿童、孕妇和老年人健康管理、居民健康档案管理等14项; 二是医疗服务费。 包括药品补贴和门诊费。 其中,药品实行零加价销售,购销价格相同,再根据销售总额给予一定补贴。 但从2021年3月开始,牛台所在的乡镇卫生院不再领取药品补贴。 卫生院只能在发药时欠钱,“拆东墙补西墙”来支付职工工资。 尽管如此,到今年12月,乡卫生院已拖欠职工6个月。

走进牛台所在的镇卫生院,就能感受到经济上的拮据。 进入医院的第一感觉就是“冷”。 四层楼没有暖气,只有医护人员办公室和住院室有空调。 大厅和走廊里没有阳光,中午的温度也没有外面高。 牛泰说,目前在卫生院诊治的患者仍以心脑血管等慢性病为主,十多年前就取消了妇产科。 但即使是老年人常见的慢性病,​​保健所也只能简单拍X光片,最多住院观察。 本报记者看到,在三楼的一间病房内,病床上躺着一位身患慢性疾病的老人,床边放着一个蓝色氧气瓶,老人不断“唉,唉”的呻吟声。 “没办法,我们连呼吸机都没有,老人只能靠吸氧来缓解疼痛。” 牛太说道。

韩连峰的诊所也经受住了人手不足的考验。 2022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数据显示,国内村卫生室数量较疫情前的2019年减少1.68万个。 韩连峰所在的村子有2100名村民。 这是一个中等规模的村子,有两个诊所,所以条件比较好。 韩连峰庆幸自己还没有出现新冠症状,可以开门问诊。 在患者人数高峰期的日子里,69岁的父亲也曾到诊所帮忙。

“父亲曾经当过40多年的村医,这次村民看发烧的人太多了,我就去诊所帮我量体温和抗原疫情下的村医:每天接诊三四十人,负责打针、输液和药品。”没有他的帮助,我可能连饭都没有,也没有时间去县城取药。” 韩连峰说,他父亲也是从12月18日晚上开始发烧,持续了五天才退烧。 “他已经有一些基础疾病了,我也很愧疚,要不是我帮了他,说不定以后他就被感染了。”

回归村医角色

12月25日中午12时30分,韩连峰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了。 他脱下橡胶手套和白大衣,向后靠在座位上,结束了早上的工作。

他今年44岁,个子不高,是附近几个村里难得一见的年轻村医。 20多年前,他在父亲的影响下学医。 “我父亲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很受人尊敬。村民们的所有健康问题都靠他解决。” 今年,他18岁的儿子刚上大学,也是医学专业的。

韩连峰喜欢医生这个职业疫情下的村医:每天接诊三四十人,认识的村民都信任他,治好病人也让他很有成就感。 村医虽然要24小时值班,但也会有不少“意外”。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自己浑浊的右眼,那是六年前的一个雨夜,去村民家看病时不慎摔倒造成的。

这是韩连峰从医20年来第一次遇到疫情。 2003年的“非典”并没有蔓延到河北农村。 当时,他只是跟着医院老院长上门走访,宣传勤洗手、消毒、保持个人卫生等基本知识。 紧张的。 更早的关于疫情的记忆,来自父亲的讲述。 那是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村里流行疟疾。 “那时候发烧的病人很多,国家免费发药,我爸年纪小,就送药上门,叮嘱大家要注意卫生。”

与这些往事相比,新冠病毒是一个强大得多的对手。 虽然之前对这种病毒的特性有所了解,但新冠的传染速度,已经超出了韩连峰的预料。 近十天来,病毒像大浪一样袭击了这个村子,村里大部分村民都出现了症状,这直接导致了药品和人力短缺等紧张局势。 但在忙碌的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踏实”,“终于可以回到三年前的状态,专心看病了”。

韩连峰说,2020年疫情伊始,每个村都成立了一个小队,队里有一名村干部和一名村医。 一开始,我在路口值班,给路过的村民测量体温,劝阻村民不要乱走。 核酸出现后,基层医护人员负责辖区内的核酸采集工作。 “一开始是一周两次,后来是两天一次,今年几乎天天都做,一旦出现阳性结果,全镇都得重新做。” 据广平县财经媒体消息,2022年4月29日,广平县南汉镇李庄村村医李志明在为村民进行了9天的核酸检测后,因极度疲劳不治身亡。

“最忙也最累的是今年11月。” 韩连峰说,当时河北和北京的阳性病例呈上升趋势。 他每天早上5点起床,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就到村委会穿上防护服采集核酸。 到中午 11 点,我在吃第一顿饭前一点半脱掉衣服。 “天气转冷后,哈萨克斯坦的气体让口罩起雾了。我睁大眼睛采集核酸,忍不住哭了。采集完核酸,我的手指都僵硬了。后来,我想通了一种在橡胶手套上加口罩的方法。薄薄的棉手套没有用,只是心理上的安慰。” 韩连峰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提高了语气。 “而且,我们核酸没有补贴,我在网上看到,很多地方的村医都有核酸补贴,你能不能给他们申诉一下?”

现在,回归医生的角色后,韩连峰最担心的是村里独居的老人。 “放手”后,他村里有4位老人相继去世,都是患有基础疾病的空巢老人。 “其中一位老人昨天(12月24日)刚下葬。” 老人70多岁,半身不遂,说不出话来。 一周前,我摔倒在床上。 老婆以为我躺几天就能好,不敢麻烦孩子。 直到一周后,儿子才去看望老人,发现父亲非常虚弱。 韩连峰接到老人儿子的电话,去老人家检查——体温40度,新冠阳性,高血压,呼吸阻力高,瞳孔对光反射不敏感。 所有这些都是严重的症状。 他拨通了120,40分钟后,老人被送往县医院,1小时后不治身亡。

韩连峰也听说了很多其他村类似老人因新冠死亡的消息,加起来有十几个。 “本来冬天老人最受苦,今年更难,暖气供不上,前几天很忙,没时间给老人一个个打电话.接下来就是联系村里的老人,跟进,发现大病要及时。但是前提是要准备足够的药。如果国家能像我父亲那样免费给村民发药就好了当他面对疟疾时,”韩连峰说。

与牛泰的判断一致,韩连峰也感觉到,“开门红”后村里遇到的第一波感染高峰已经过去。 接下来,基层医生又要面对春节前后的返乡潮。 对此,牛太比较乐观。 他刚刚从广平县卫生局收到了1100盒连花清瘟颗粒和200瓶布洛芬片,并负责将这些药品分发到18个村的诊所。 “连花清瘟颗粒一盒23.57元,跟以前的进货价一样,虽然不是免费的,但总比村医高价买药好。” 药在手,医者安心多了。 而且,“外地打工的村民基本都被感染了,回老家后问题应该不会太大。”

韩连峰正趁着高峰过后的平静期抓紧时间学习,“没事就看看书,看看手机,上网学一些高手传授的知识。” But if the next peak comes, what can be done ? the help of the , a has very means. Han hopes that the can the dose of the new crown for the in the as soon as , and of the in the of to the , he will go to the city every day to find at noon. This is the he from the last wave of peaks based on his : " as much as ."

(In order to the of the , all the in this are . Chen also to this )

(责任编辑:佚名)
本文链接:https://news.dh3344.com/show-139792.html
下一篇:

2023大湾区信创产业大会暨展览会|信创科技信息展

上一篇:

报告称2022年企业年终奖人均2.19万,网友:我咋一分?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