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上海一条众议长选举难产就是党内派系存分歧(组图)

2023-01-08 12:30:00浏览:167来源:网络整理   
核心摘要:反对派中有一部分议员处于一些所谓的摇摆选区或者竞争性比较大的一些选区当中,这样的媒体曝光率对于他们未来的选举也是有一定帮助的。共和党内部也有,只不过这次通过议长选举特别明显地呈现出了这种分歧。但值得注意的是,不论特朗普能否在众议院议长选举中获益,这场陷入僵局的选举已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目前也没有任何一个候选人获得比麦卡锡更高的呼声,最终这局会如何破、由谁来破,还仍待观察。

报纸 | 作者 苏扬帆

美国众议院议长之争仍在继续。 二十名反对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的共和党人阻止了他接管议长木槌的提议。 更多的反对票可能会粉碎麦卡锡的演讲梦想。

为什么这些反对者拒绝让步? 他们的诉求是什么? 麦卡锡能否在百年一遇的僵局中找到出路? 这场共和党内部的拉锯战还要持续多久? 特朗普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当地时间2023年1月4日,华盛顿特区美众议院选举现僵局,美国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在投票中失利。

上海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家军向澎湃新闻指出,反对麦卡锡的20人中,大部分是所谓的极右翼人士,还有个别政治明星,比如非洲- Byron who was in 2020. . 他们对麦卡锡的反对,可能有一些个人的算计,也有站在所谓保守的极右翼意识形态立场上的考虑。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美欧研究项目主任孙成浩认为,即使共和党赢得众议院,其内部分歧依然比较严重。

难以到达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这次反对麦卡锡的国会议员的方向并不相同。 一些国会议员出于个人原因不愿支持麦卡锡。 “这 20 人中有些人不会投票给麦卡锡。但会投票给其他候选人。” 来自科罗拉多州的共和党众议员肯·巴克(Ken Buck)1月4日表示,关键问题是这些反对麦卡锡的人能否达成决定性的5票。

虽然其他一些投反对票的议员希望看到众议院领导层的具体变化,但“仍有一些人想改变规则,他们更关心政策。” 如果这些要求能够得到满足,他就有机会挑战议长之位。

当地时间2023年1月4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国会大厦众议院议长选举期间,投票结果显示在议事厅的墙上。

陈家军说,“大部分反对派都认为麦卡锡是共和党中比较软弱的领导人,所以他们觉得如果再给麦卡锡施压,麦卡锡可能会退缩。事实上,我们也看到麦卡锡不断让步。”一些退却和妥协,去迎合这些极右翼分子的一些利益,所以这些极右翼分子也可能会有所进步。在符合他们自身利益的地方,他们可能会改变立场或支持麦卡锡。”

陈家军向澎湃新闻指出,这些反对派的切身利益无外乎几点。

首先是麦卡锡最近的妥协,比如他最近提议削弱国会道德办公室——该办公室很可能会调查“1月6日国会山骚乱”,司法部调查人员也提到了这一点。 20名国会议员中的大多数人都参加了骚乱,例如马特·盖茨、佩里·斯科特和安迪·比格斯。 如果日后国会道德办公室调查这起事件,这些议员个人的政治生涯可能会受到考验。 因此,他们也希望通过向麦卡锡施压削弱国会道德办公室,对他们个人的自保有意义。

其次,对立议员之间可能存在意识形态考量。 他们反对拜登政府或民主党实施的政府政策,包括债务上限、产业政策和大规模国内投资。 他们希望通过对美国总统拜登和拜登儿子的调查,在今年的新一届国会中体现出极右翼的政治考量。 为此,他们必须向麦卡锡施加压力。

第三,他们可能考虑到选举利益。 一些在野党议员在一些所谓的摇摆选区或竞争相对激烈的选区。 这样的媒体曝光也将有助于他们在未来的选举中。

对于部分反对麦卡锡的共和党人来说,这位百年一遇的议长“难产”事件不是一个坏信号,而是民主精神的体现。 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众议员丹·毕晓普(Dan ))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我真的认为这是民主在行动。如果你对华盛顿发生的事情不满意,你就不会对本届国会的进展感到满意推动议程。”

派系斗争

孙承浩向澎湃新闻指出,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党内派系斗争不断出现。 虽然这个问题与民主党无关,但实际上,民主党内部和相关建制派内部存在一些更激进的自由主义或进步主义。 共和党内部也有,但这次通过议长的选举,这种分化尤为明显。

“另外美众议院选举现僵局,我认为麦卡锡还有个人因素,他经常在不同派系之间跳来跳去,没有分寸。之前,他其实非常接近极右翼,包括特朗普的支持者,(2021年)国会大厦骚乱之后1月6日希尔,麦卡锡对这些支持者的态度非常明显,为特朗普站出来,他也希望得到这些极右翼分子的认可。但是现在这些极右翼分子真的进入了国会,他们反而不不支持麦卡锡,可能他们认为麦卡锡要当议长,还是要做出一些妥协 the Party This has from the right, so I think this is also a very why the be this time.”

事实上,麦卡锡确实对罗伊这样的强硬派做出了很多让步,或许还许下了很多承诺。 他甚至同意只有 5 名共和党人可以强制投票罢免议长。 权力的稀释并没有阻止反对派的侵略性,但它给潜在的候选人带来了新的问题。

无论是众议院共和党二号人物斯卡利塞,还是被反对派称赞其好斗激进的个人作风的乔丹,都未能获得218票。 麦卡锡的妥协让斯卡利塞没有多少诚意在其基础上表现出来,更何况麦卡锡的让步还包括动摇议长权力根基的部分。 乔丹虽然赢得了极右翼的青睐,但占共和党众议院多数席位的建制派和温和派不会投给它。

特朗普直言不讳

在众议院选举陷入僵局后,前总统特朗普也表示支持麦卡锡,但这位曾经是极右翼领袖的前总统并没有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帮助麦卡锡通过第四轮到第六轮。 投票。 孙承浩认为,这20名反对派议员中,有不少人也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同时,他们也对总统大选提出了一些质疑,但特朗普对麦卡锡的支持并没有转化为这些议员的实际行动。 ,可见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影响力有所下降。 因为如果他连自己的支持者都控制不住,其他建制派就更不可能选择站在特朗普一边。

特朗普资料图

“所以如果我们看2024年的总统大选,我认为值得观察的是共和党未来会通过麦卡锡推谁来与民主党竞争。” 孙承浩说道。

陈家军对特朗普的表态有不同看法。 他认为,这次支持麦卡锡的群体中,有部分支持特朗普,但也有部分特朗普派系转而反对麦卡锡。 很难说是特朗普决定的,因为特朗普现在更像是一个看戏的人。 他可能会表达对麦卡锡的支持,但不确定他内心是否真的支持。

“所以我觉得特朗普和麦卡锡的对手可能也有一些共同的利益,他们可能是一张坏脸和一张好脸。但对于特朗普来说,他的最终目标可能也是希望如果麦卡锡上台或者另一位共和党人成为议长,他可以做一些符合特朗普利益的事情,比如停止对他1.6国会山骚乱的调查,或者积极推进对拜登的一些调查等等。

这是特朗普喜欢看到的,所以我觉得目前来看,特朗普可能觉得他认同麦卡锡给他提出的一些条件。 但也有极右翼人士认为,还有一些条件他没有完全同意,需要重新商议。 所以我认为不能说特朗普对极右翼的影响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我们需要继续观察这一点。 ”陈家军说。

但值得注意的是,无论特朗普能否从众议院议长的选举中获益,这场陷入僵局的选举都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目前,没有一位候选人赢得了比麦卡锡更高的呼声。 这个局将如何被打破,谁来打破,还有待观察。

本文链接:https://news.dh3344.com/show-139580.html
下一篇:

2023大湾区信创产业大会暨展览会|信创科技信息展

上一篇:

中国外交部毛宁:中国疫情防控形势是可预判、可控的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