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老英雄张富清逝世享年98岁(组图)

2022-12-24 12:38:34浏览:82来源:网络整理   
核心摘要:2022年12月20日23时15分,张富清在湖北武汉逝世,享年98岁。张富清老人的传奇经历,让邱克权产生了无尽的思考。生与死、国与家、公与私,张富清一生面临多次选择。简朴生活,不给党、国家、军队添任何麻烦,张富清践行了一辈子。家人问张富清是否舍得,他笑着说:“当年国家需要战士,我可以捐躯。”张富清获得“共和国勋章”后说。一颗忠诚的心,是张富清用一生擦亮的金色奖章。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老英雄张福清逝世,享年98岁

深藏功名,一生跟党走

张福清身着老式军装向军队敬礼(2019年3月31日摄)。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战争年代,他冲锋陷阵,死里逃生; 平时,他淡泊名利,默默奉献。 手握丰功伟绩,朴实平凡。 伟大与平凡看似矛盾的特质在他身上自然地融合在一起。 他用一生诠释了如何当好党的战士。 他是“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原西北野战军359旅战士,张福清,中国建设银行湖北分行来凤支行退休干部。

2022年12月20日23时15分,张福清在湖北武汉逝世,享年98岁。60余年功名深厚,从陕西到湖北,从部队到地方,任凭时代变迁,空间,初衷不变。 老英雄张富清以朴实无华、淡泊名利写下了传奇的一生。

“他的事迹不需要任何修饰,只要忠实还原,就能感动世界”

从多年埋没尘埃到广受赞誉,张福清的事迹被重新发掘,源于对退伍军人的信息收集。

2018年12月5日,来凤县政协常委、时任来凤县委巡视办主任邱克权与同事张健健就退役军人信息登记工作进行座谈。 张健健无意中提到,他的父亲张福清也是一名退伍军人,在战争年代立下了不少战功。 他前几天登记了他父亲的信息,才知道的。

报到时,张健健带来了一个红布包,里面有3枚勋章、1份西北野战军报告、1张立功证书。 立功证书上写着:“张福清在解放战争中牺牲张富清逝世,获西北野战军一等功一次,师一等功一次,师二等功一次。一次,团一等功一次,两次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张富清逝世_傅奎清逝世时间_王海燕教授逝世余学清

“他立下如此大的功劳,在来凤也是少有的,县里怎么就没有记载呢?” 邱克权查阅县志,查找勋章、功勋证书等相关资料,久久心神不宁。 他向张健健表达了希望发现和宣传老人事迹的愿望。 随后,他以县委巡视办的名义,向来凤县委递交了《关于张福清老人情况的报告》:“老人一直保持着俭朴、艰苦、朴实的作风,过着清贫的生活,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他的事迹,也没有向任何人展示过他的勋章……”

县委高度重视,立即要求宣传部积极宣传有关事迹,但过程一波三折。 张福清认为,登记退伍军人信息是组织的要求。 出于对组织的忠诚,他说出了隐藏在箱底从未对外透露过的往事。 但他认为没有必要张扬自己的事迹,始终不愿接受采访。

一转眼就过年了。 2019年春节后,几位省报记者前来核实情况。 为了说服老人接受采访,张健健被商量后转告父亲:“明天,省里会有人来了解你的战事。” 张福清一听,以为是组织要求,爽快地答应了。

面试进行得很顺利。 老人除了听力不好外,思维敏捷,口齿清晰。 他不仅清晰地描述了永峰出战的过程和相关经历,还流利地回答了几位记者的提问。 报道在省内引起很大反响,老人却很不高兴,质问儿子为什么要出轨。 张建成只好保持沉默。

面对后来的采访邀请,老人始终推辞。 很多人为他工作,劝他说出自己的事迹,就是为国家做贡献。 老人为此感动。 从2019年2月到7月,95岁高龄的他战胜了病痛,接受了四十、五十次采访,其中一些甚至在住院期间完成。

邱克全告诉记者,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为避免媒体记者就同一问题重复采访,每次采访前,他都会提前向记者介绍相关事迹。 他为此做了大量的幕后工作,整理采访内容,查阅史料和相关档案,核实一些可疑的地名、人名、时间等。 “我相信,他的事迹不需要任何修饰,只要忠实还原,就能感动世界。”

面对选择,他考虑的从来不是“我需要什么”,而是“党需要什么、人民需要什么、组织需要什么”

是什么让他隐瞒了60多年的名声,甚至不提自己的孩子? 是什么让他在战争中历经生死考验,始终勇往直前? 是什么让他全身心地造福于贫困山区人民,不计较个人得失? 是什么让他一生淡泊名利,永葆本色? 是什么让他念念不忘党的厚爱,紧紧跟随党?

张富清逝世_傅奎清逝世时间_王海燕教授逝世余学清

张富清老人的传奇经历,让邱克权念念不忘。 经过近四年的不断挖掘和思考,邱克权有了答案:“对党的绝对忠诚和对党崇高坚定的信念,是他为党的事业献身的根本。只有当他明白这一点,他以前的异常行为就可以解释了。”

张福清是个什么样的人? 翻开他的人生字典,六个字贯穿他的一生——“选择”、“突击”、“奉献”、“坚持”、“忠诚”、“干净”。 如果再精致一点,就是“简单纯粹”。

生与死、国与家、公与私,张福清的人生面临诸多抉择。 1948年,他选择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1952年底,他选择参加朝鲜战争; 1954年底,他选择复员,转移到贫困山区工作。 “铁饭碗”…… 在驻军、抗旱、修坝、修渠、修路等工作中,他总是选择最辛苦、最艰难、最危险的工作。 面对选择,他考虑的从来不是“我需要什么”,而是“党需要什么、人民需要什么、组织需要什么”。

“突击”是另一个关键词。 在战争年代,他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在党需要的时候,越是困难,越要勇往直前!为党为国牺牲也是光荣的。” “ 平时,他说:“面对困难,党员要迎难而上,我不怕死,还怕苦吗?苦,我更怕!”

“突击队用身体消耗敌人的气力和弹药,炸毁敌人的掩体,为进攻主力扫清障碍。突击队员往往一去不复返,永远死去。” 在老者看来,突击应该就是这样的意识。 1948年,他一次次报名参加突击队,用生命为后续部队浴血奋战。 1950年,随军进入新疆喀什草湖地区,成为垦荒边防中开创“军垦第一犁”的突击手。 1954年底,他作为改变贫困山区落后状况的“突击队”,来到鄂西深山。 1960年至1977年,在三湖区石桥半山湾、狮子桥刘家坝、格勒车二龙山、三湖区毛东公社高东管理区试运河、电站、坝、路。推进并打造了一批又一批热门项目。

从大城市到贫困山区,从县城到乡镇,从集镇到偏远乡村,用心付出,奠定了张福清的人生根基。 在军队中,他保家卫国,在枪林弹雨中逃过一死。 在基层,他扎根贫困山区30多年。 无论工作岗位、职务、时代环境如何变化,所到之处,他都以满腔热情为群众排忧解难、办实事,很少考虑自己的得失。

凭着毅力,张福清冲破了许多难以逾越的坎。 永丰之战,他一个人炸毁了两个碉堡,受了重伤,但他已经超越了自己的极限。 他单枪匹马数次击退敌人的反扑,一直坚持到大部队进城。 1955年,他和妻子在来凤县扎根,随行人员纷纷申请离开,但他始终坚持在来凤县工作生活。 在三湖区工作时,自知外省引进人才极其困难,他坚持派人“三访草堂”,从湖南永顺请来了能工巧匠杨生。

“世界上最大的美德是忠诚。” 1948年,张福清入伍四个月后入党。 他多次说:“那个时候,只有对党忠诚、勇于战斗、不怕牺牲的人才能入党。” 退休后,他经常阅读党报党刊,研究党的理论,每天看新闻,关心党和国家的大事。 “不认真学习党的理论,怎么能说‘听党话跟党走’呢?” “我虽然退休了,但‘心中有党’是对一名共产党员的最低要求。”

张富清逝世_傅奎清逝世时间_王海燕教授逝世余学清

作为基层领导干部,张福清先后分管全县粮油供应、三湖区和茅洞公社供销社、造船厂、桐油经销等工作。 一尘不染。 退休后,他在老式职工宿舍住了30多年。 一张简陋的办公桌,一本贴满胶布的词典,一个补补补补的搪瓷水缸,无不诉说着老人简单朴素的生活。 .

“公费也是国家的钱,能省就省吧!” “我退休了,不能再为国家做点什么了,所以我可以存点钱”

面对困难,为党为国奋斗,张福清一生保持着突击队员本色。

88岁高龄的张福清因左膝脓肿不得不截去左腿。 手术后,家属本以为张富清会一直坐在轮椅上,但为了不给组织添麻烦,也为了让孩子“安心为党为人民工作”,张富清说:“我要发扬维护突击队的精神,我要挺身而出。”

步步为营,伤后伤。 手术后伤口一愈合,张福清就恋恋不舍地下床锻炼。 他以一条腿为支撑,沿着病床移动,然后慢慢扶着墙练习走路。 每次下来,衣服都被汗水浸湿。 有时他走不好弄伤了自己,家里的墙上还有他受伤留下的血迹……

经过一年的苦练,年近九十的张福清重新站了起来。 在助行器的铁棍上,张福清架起一块三指宽的木板,用木板固定住残腿,另一只脚支撑行走。 当当年征战过的张福清英军官兵来凤凰看望他时,这位老兵面对着军服上的军徽,单腿稳稳站立,缓缓举起右手,向军人庄严敬礼。

过着简朴的生活,不给党、国家、军队添麻烦,这是张福清一生践行的。

94岁那年,由于白内障,张福清需要接受人工晶状体植入手术。 按照规定,张福清的医药费可以由退休单位全额报销。

傅奎清逝世时间_王海燕教授逝世余学清_张富清逝世

结合患者及家属的实际情况,医生在术前询问了张富清及家属对人工晶状体的意见:“人工晶状体的等级有很多,根据您的实际情况,我们建议您选择大概7000到15000元,还有更好的……”

“那就7000块吧!”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张福清就做出了选择。

手术前几天,张福清在和同病房的一位农民患者聊天,得知对方选择的人工晶状体要3000多元。 张富清立即就医,坚持要换3000元。

“他自己掏钱买的,就选便宜的吧。你这是公家掏钱,7000多块钱可以考虑。” 医生劝他。

“公费也是国家的钱,能省就省吧!” “我退休了,不能再为国家做点什么了,能存一点就存一点。” 张福清态度坚决。

面对困难,我们坚如磐石; 荣誉之下,初心不变。 两次行动,两种选择张富清逝世,让人看到了一个老英雄的朴实本色。

馒头、油茶汤、清水面、青菜,老两口吃惯了,剩下的留到第二顿吃,决不浪费; 来凤县建设银行宿舍楼二楼是老两口生活了几十年的家,窗台上整齐地养着一排绿植,用自制的喷壶浇花。从矿泉水瓶...

“不用说,我小时候家里条件很差,生活很艰难。 现在条件好转了,我的节俭也没有减少。” 张健健说,父亲有一种很朴素的知足感恩的态度,他用这种态度来回报社会。 ,报答党恩,不去谋取个人名利和生活享受。

傅奎清逝世时间_张富清逝世_王海燕教授逝世余学清

“吃好,住好,比以前不知道好多少倍,也没有什么要求。” 在张富清眼里,比起那些可怜的人,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就觉得很幸福。

“党有指示,我才能坚决服从党,永远跟党走”

军功勋章、功勋证书、彭德怀直接发给个人的《功勋书》……这些老张富清压在箱底的“绝版”文物,折射出当年的艰辛与艰辛西北解放过程的艰辛,弥足珍贵。 国家博物馆希望将它们收藏起来收藏。 为此,他们联系了张福清的家属。 家人问张福清愿不愿意,他笑着说:“当年国家需要兵,我可以死,现在国家需要文物,我为什么舍不得几张牌和一张几张纸?”

名利都是党和人民给的。 只要是党的使命和人民的需要,他还是那个随时可以挺身而出的“勇士”。 “我为党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党给了我这么高的荣誉。我只是觉得自己所做的,与党的要求和自己的想法相去甚远。党有指示,我会能够坚决听党的话,永远跟党走。” 张福清在领取“共和国勋章”后说。

“战争年代,他每场战斗都是先锋,都是突击队员,难道他不怕死吗?在和平建设时期,哪里有困难他就去哪里,他真的不怕吗?”苦难?” “不懂”的是张福清的儿子张建国。 后来,父亲的选择让他明白:“父亲心里永远有人民,却没有自己,这都是因为他对党的忠诚和感恩。”

忠诚之心,是张福清用一生擦亮的一枚金牌。 从1948年8月入党上战场开始,在他70多年的漫长生命中,他始终怀揣着一名共产党员的赤诚,将对党的无限忠诚融入血液,铭刻在他的心。

来凤县扎西台广场左侧矗立着张福清先进事迹陈列馆。 破旧的珐琅罐、红色皮箱、旧算盘……每一件藏品都在诉说着一个故事,展示着张福清红色的一生。

如今,来凤县人不仅家家户户都知道张福清,还知道县里有一支“张福清先锋队”。 截至目前,来凤县已建立张福清先锋队479个,覆盖来凤县8个乡镇196个村(社区)。 仅“云来凤”平台注册志愿者就有3万余人,志愿服务时间长达21万小时。

”在张福清精神的感召下,越来越多的党员主动下沉到社区网格张福清红色驿站。虽然我们没有经历过炮火,但我们为人民所做的每一件小事,都是对初心的热情传承老英雄。”来凤县纪委派驻于虹桥社区的尖刀小队班长罗祖铭说。

英雄不在了,但声音和容貌还在。 精神丰盈,物质纯洁,他的性格正如他的名字一样。 (记者 关小朴 柴亚欣)

(责任编辑:佚名)
本文链接:https://news.dh3344.com/show-139249.html
下一篇:

2023大湾区信创产业大会暨展览会|信创科技信息展

上一篇:

2023年中国(广东)国际科学仪器及实验室装备展览会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